【中國社會科學報】陳旭光:電影工業美學:理論思辨與體係建構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2019年09月17日   作者:陳旭光   時間:2019-11-04

近年來,隨著中國電影產業的發展,電影工業觀念、電影工業美學等成為學界關注的焦點。電影工業美學理論是在新時代中國電影發展的現實背景下,在對電影生產實踐的總結,尤其是對新力量導演的實踐總結中,對“電影是什麽”(何為藝術)、“電影有什麽用”(藝術何為)、“電影怎麽做”(藝術如何)等本體問題、功能問題以及生產實踐問題的重新思考,也是對新時代中國電影發展一種兼具觀念革新意義、現實發展需求和理論建構方法論意義的“頂層設計”。

  挖掘三大理論之源

  電影工業美學理論絕非無本之木,這可以從方法論、文化立場和理論資源三個方麵來理解。

  第一,電影工業美學在方法論立場的意義上與大衛·波德維爾主張的電影理論“中間層麵”研究有相似性。它旨在調和藝術至上的電影藝術研究與專注市場的產業研究,也避免懸空、高蹈、抽象的“大理論”批評。它回到產業現狀與現實需求,在工業/藝術這一看似二元對立的情境中,開辟理論建構的可能性。

  第二,電影工業美學把電影主要定位為一種以大眾文化為主導的新型大眾藝術樣式。相應地,電影工業美學主張普適性的價值觀傳達,持守一種大眾化、小眾化的新美學,尊重受眾、市場、票房,尤其是尊重青年受眾,理解青年文化,這也是基於電影觀影受眾主體不斷年輕化的事實。

  第三,電影工業美學的理論資源是美學中的技術美學或理性美學。美學學科的創建者鮑姆嘉通稱美學為“感性認識的科學”即“感性學”。長期以來,美學在人文、感性方麵的發展比較充分。理性美學與技術美學的發展則相對滯後。法國美學家保羅·蘇裏奧在《理性的美》(1904)中提出“工業美學”概念,認為美同實用並不矛盾,有用的東西才存在真的美;一種物品隻要形式明顯地表現出功能,就是美的。20世紀50年代捷克設計師佩特爾·圖奇內提出了“技術美學” 的觀念,認為作為由現代科學技術誘發的美學分支,技術美學最初在工業生產中得到重視和廣泛應用,也被稱為工業美學、生產美學或勞動美學。20世紀初建築領域的包豪斯學派是實踐理性美學或技術美學的重要一支。包豪斯學派主張以功能、技術和經濟為主的建築觀,提倡用理性的、科學的思想來代替藝術上的自我表現和浪漫主義,把建築美學同建築的目的性、材料性能和建築方式聯係起來,講求實用的美、合理的美、生活化的美。這種美在與工業發展、技術發展、大眾文化傳播關係密切的電影中體現得最為明顯。可以說,電影是技術美學或理性美學在新大陸、新時代、新藝術或新媒介中最新的集大成式發展。

 

理論體係已初步建構

  電影工業美學試圖在理論層麵上建構一個互補辯證、兼容綜合且務實有效的理論體係。

  電影作為一個自成係統的創造工程,是由四個互相關聯、彼此依托的要素或者說階段有機組成的,即作為電影藝術的表現對象即客體影像的世界;作為影視藝術創造主體的編、導、演、攝、美、錄(策劃者、製片人、出品人、監製、融投資、發行、放映、營銷);作為電影藝術的“文本”形態的語言形式要素及組構方式的藝術品;作為接受階段的觀眾的欣賞、接受、消費與批評、電影的傳播、影院、院線、後產品、全媒介傳播。電影工業美學的理論體係也可以大體循此進行建構。

  第一,電影影像世界與現實世界關係層麵。在此層麵需要研究電影觀即關於電影影像世界與現實世界的關係等重要問題。一方麵,電影工業美學應該秉持電影的遊戲性、假定性、虛構性本質,寬容並鼓勵科幻、玄幻、魔幻類電影以及影遊融合類電影的生產,要有超越現實的勇氣。中國科幻電影的不發達源於中國電影想象力的缺失,源於觀念上的過於保守。另一方麵,不拒斥現實主義電影,要接地氣,要在影像敘事中呈現當下中國社會現實與鮮活人物群像,讓人感受到濃鬱的、撲鼻而來的、中國當下的現實氣息。當然,營造戲劇衝突,適度超越現實,表現“中國夢”主題的電影也是觀眾所需要的。

  第二,生產者層麵。首先要認可電影生產是集體合作的產物,不是個人憑天才完成的。電影生產不僅止於導演、編劇,任何個人、環節都是電影生產係統或產業鏈條上的有機一環,必須互相製約、配合、協同才能保證係統運作的最優化,係統功能發揮的最大化。電影工業美學製約導演的個性但不是抹殺其個性,而是要求服膺於“製片人中心製”,做好“體製內的作者”,“在類型之位,謀類型之政”,要求導演適應產業化生存、網絡化生存、技術化生存等。電影生產尤其不能是“家族企業”式、“夫妻店”式的生產單位。

  第三,作品本體層麵。劇本是“一劇之本”,原創性文學劇本在作為創意產業的電影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原創性編劇所做的正是電影工業最核心的文本生產工作。要樹立“創意為王”“劇本為王”的理念,學習借鑒“劇本醫生”製度,為盡可能多的受眾群體打造符合劇作規律、敘事規律、人性特點的劇本。要進行類型電影的生產,對好萊塢類型電影進行本土化改造,打造工業美學意義上的中國類型片。還要尊重電影的工業特性和技術美學,在技術指標、工業水準上給觀眾以符合審美要求和技術、工業要求的視聽覺享受,這也是對觀眾的基本尊重。強調電影的工業、技術要求,但絕不能輕視美學標準。如果說工業是一把雙刃劍,那麽劇本則是工業美學理論中“美學”一翼的主要支撐。

  第四,受眾層麵。確立電影的大眾文化定位,確立“受眾為王”的觀念,尊重大多數普通觀眾的價值觀和美學趣味並做好相應的工作。中國電影所要服務的對象是這樣的“常人”和“大眾”,因而電影工業美學所打造的亦即一種中和的、平均的“常人之美”。此外,在理論建構上,要對受眾、市場進行深入的調研分析,要全方位、多媒體營銷,也要細分受眾市場,精準定位。無論“合家歡”電影、新主流電影大片還是類型電影,都必須把受眾、檔期等納入整個電影項目的統籌考慮。

  當然,上述四個環節或要素的劃分是偏靜態並置的,而電影的運作則是整體、全局、動態、全產業鏈性質的。因此,在整個電影生產環節中,各個要素又需要連貫成為一個有機的整體、係統。我們不能畫地為牢,置各個要素為絕緣、封閉、孤立狀態。電影生產是符合創意文化產業的協同性、生產特點的“核心性創意產業”。

  電影生產作為一條有機有序而又整體性很強的生產鏈,任何一個環節的力量薄弱或整體的搭配合作不當,都會影響最後的總體效益產出。不妨說,電影作為創意文化產業,其生產的係統性、全產業鏈等特點,也呼喚著電影工業美學理論建構的係統性和體係性。

 

  (作者係bbin真人教授)

 

 



版權所有 © bbin真人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頤和園路5號北京大學紅六樓 郵編: 100871 電話: 010-62751905